沃旭在英国 174 座风机大型离岸发电计画上线,再度激起离岸风能取代核能讨论

丹麦能源大厂沃旭(Ørsted)在台湾意外成为离岸风能政治风暴的中心,不过在全球仍继续发展离岸风能,在日本市场与东京电力合作,在英国,2019 年 2 月沃旭宣布角海一号(Hornsea One)离岸风场开始供电。角海一号开始供电是否能弥补英国数个核电厂计画最终停摆的电力缺口,再度引起离岸风能是否能淘汰核能的辩论。

角海一号风场总面积 157 平方英里,超过丹佛市大小,共有 174 架离岸风机,每架规模 7 百万瓦起跳,总最高发电容量达 1.2 吉瓦(gigawatt),成为全球最大离岸风场;先前全球最大规模离岸风场也是沃旭旗下,位于英国爱尔兰海的沃尔尼岛外海风场(Walney Extension),2018 年 9 月上线,最大发电容量 659 百万瓦(megawatt)。角海一号可说让沃尔尼岛外海风场小巫见大巫,而沃旭还在规划更大规模的离岸风场──角海二号(Hornsea Two),规模将达 1.8 吉瓦。

英国的核电厂计画不断停摆,2018 年 11 月东芝宣布放弃坎布里亚郡的摩尔赛(Moorside)核电厂新建计画。该厂原本由 NuGen 开发,东芝于 2013 年时自西班牙能源大厂伊比德罗拉(Iberdrola)买下 NuGen 50% 股权,摩尔赛核电厂计画名目发电容量 3.8 吉瓦,採用东芝购併的西屋的 AP1000 反应炉,2017 年 3 月时通过英国政府审核,然而 NuGen 另一大股东恩基(Engie)在 2018 年 7 月行使合约权利,要东芝吃下 NuGen 股权,使东芝「公亲变事主」,东芝本来找上韩国电力公司,希望能抛掉这烫手山芋,结果韩国电力公司也不愿接手,东芝于是宣布退出英国核能市场以停损。

日立在英国的核能子公司地平线核能(Horizon Nuclear Power)的威尔法新建核电厂计画也同样停摆,311 事件后对核能安全要求提升,使成本大增,日立为了经费来源不断与英国政府协商,2018 年 12 月,日立宣布因找不到投资人而暂停计画,宣布后,日立股价还应声大涨,因为市场认为核电厂计画将是拖垮日立的钱坑。

这两个核电计画停摆后,英国因国家战略因素仍须保持至少一个新建核电厂案,结果是不得不继续支持已成为钱坑的欣克利 C 核电厂计画。该厂取得 35 年通货膨胀调整的固定收购价补贴,每度电以 2012 年通膨标準为 0.0925 英镑,依目前通膨标準则为 0.12 英镑,以目前汇率换算相当于每度电 4.8 元新台币,由于可再生能源价格节节下降,连过去相对昂贵的离岸风能都已经降到这个水準以下,让核能的经济性受到严重质疑。

离岸风能的「不稳定」因素有方法可解

英国商务能源及与产业发展大臣格雷格‧克拉克(Greg Clark)在 2019 年 2 月向国会报告时指出,近年来能源市场的经济面有极大变化,可再生能源例如离岸风能的成本快速下降,但是新核电厂则否,这使得民间资本投资核能的意愿来到有史以来最低,即使英国政府提出高额补贴,愿意政府入股,并提供融资以及电力保价收购,都无法吸引厂商。

东芝与日立退出,两个计画原本预定供应英国 15% 电力,取代基载燃煤发电厂,如今这个减碳缺口该如何解决?沃旭跃跃欲试,执行长亨利‧保罗森(Henrik Poulsen)表示,如果核能的角色比原本预期更少,相信那就是离岸风能崛起的时机。

英国目前风能占发电量比最高纪录已到 36%,若是继续增加这种所谓「不稳定」的能源,不会造成电力调度管理的困难吗?这个问题是不了解离岸风能特性与风力发电技术发展下的过时疑问。陆上风力会受地形干扰影响,产生所谓不稳定性,离岸风力远比陆上风力更稳定,因而有「準基载」的说法;另一方面,风力发电机尺寸提升,让发电能力更稳定,尤其是离岸风能往往採用更大的风机。

2017 年,英国离岸风能的容量因数,即实际发电量达到名目发电容量乘以总发电时间的比例,从约 30% 提升到 40%,主因就是风机规模扩大,而越新的风场,採用越大的风机,发电也就更稳定,容量因数也越高,估计角海二号若完工,容量因数将达 60%。

核电厂一般认为可持续运转,但是容量因数也不是百分之百,因为需要停机岁修。在美国,核电厂容量因数平均约 90%,然而若是管理维护不当,发生意外跳机等事件,容量因数就会更下降,世界核能协会数据指出,英国核电厂在 2017 年容量因数仅 82%,英国反核团体则称这个数据还是高估。

英国核电厂之所以容量因数偏低,来自採用多种不同型的反应炉,造成学习曲线迟缓问题,核电厂管理不当时容量因数可远低于预期。美国能源资讯局(EIA)资料显示,美国核电厂虽然现在容量因数平均高达九成,但是新建时期曾经低到仅有六成。英国反核团体认为,由于英国老是採用未受实际运转考验的新式反应炉,核电厂完工上线后将意外频仍,稳定性堪忧,容量因数也将很难看。

同样六成容量因数,相较于核电厂跳机让人措手不及,离岸风能的「不稳定」则可以靠气象预测事先知情,并提早开始应变,更大的风机与更先进的管理技术,让新离岸风场的稳定性远高于旧风场,结果是,当英国核能规划发生缺口,离岸风能将以更好的营运效能,以及相对低的价格、更加的运用弹性,来填补核能的空缺,甚至进一步取代核能。

沃旭于 2019 年 1 月宣布与日本东京电力签下合作备忘录,也是出自同一个趋势考量,东京电力即是 311 事件的罪魁祸首,对核能的代价冷暖自知,姑且不论事故造成的天价损失风险,311 后核能诸多提升安全的措施,让成本激增,虽然日本仍计划重新启用旧核电厂,但对新建核电厂已经兴趣缺缺,更别说日本大众如今十分反核,如此一来,新增电力需求该如何填补,日本与英国一样想到离岸风能。

儘管离岸风能在台湾因为种种原因陷入停摆,但台湾市场不会影响全球的发展脚步,核能在经济上失败、资金不愿投入的情况下日暮途穷,离岸风能则技术进步快速、成本节节下降,如今开始抢食核能停摆留下的空缺,未来更可能进一步全面淘汰核能。只剩下核子武力大国因为军事需求,需保留至少一两座核电厂运作,当作核能时代的最终标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