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人非孤岛。我们从小便有意无意地安插在不同群体裏面,又或从数个独立体自成一群,哪怕被成群者是人是物,原意都一样。事故储「公仔」不幼稚,影「公仔」也并非无谓,将情感投放偶像从来不坏,因为人与物之间关係本来就无可分割。然而,今日普遍还是会有人把玩偶摄影误读成自我封闭、不谙与人沟通的表现……笔者想说,都不过是道听涂说。

像今期的被访者 Riki 就是个铁证。由新闻系毕业到成为资深旅游记者被派往极地工作,为人谨慎、自信、见识广,沟通是她的份内兼强项,因工作关係始带着儿时玩偶四处走四处拍,渐成一种兴趣,「我为它们拍照只为自己开心别人开心,其他人的目光我又何需要理?」Riki 说时态度自若,颇是一种境界。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盲摸摸玩偶摄影

Riki 为本地某旅游杂誌记者,专门派走极地线为我等草民介绍鲜为人知的风土人情(利申:笔者是其忠实读者之一),曾到过南美各地、中东油田荒漠、欧洲偏远地带等,当中更包括人人恨去的玻利维亚(天空之镜)。自言有股储物癖的她,家中更收藏了过百只 Playmobil,就是那个德国产、经常被误以为成 Lego 的人型玩偶,全都被 Riki 列阵在特製兼特大的玻璃柜内。「它们大多在我外出工干时搜罗回来,有些则是拜托外地朋友带回来,也有少数是父母以前买来的。」藏量那幺多,就顺理成章带它们出国拍照?「也不是,起初不过为做份 wedding 稿。」据称,那次Riki 被派到巴黎老远,一心只计划在铁塔前拍些有趣的做大相,于是就带了其中几只,岂料一拍成瘾,便盲打误撞地展开其玩偶摄影生涯,希望把它们拍成一辑「Playmobil in different cities」。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出土儿时玩伴

有人说,我们一辈子都在跟童年打交道。无论过多少个年头,那年少片段总会不时浮现眼前,「就像每个人细时都有一个Barbie,你未必记得它长个什幺样,但会记得你的童年有它。」Riki 如是说。她的物癖也自童年起,「记得当时父母一下子就送来一堆 Playmobil,都没有特别爱,被我搁在一旁。」一搁十年,某日打扫时将这堆三吋豆钉重新出土,小小玩意样子两点一曲造型趣怪,一瞬间就勾起 Riki 由衷爱意。「我想大概是欣赏的角度不同了。细时你才不懂它是什幺设计,长大后见识广了就知道它是宝。」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Riki 一边大讚一边向我介绍 Playmobil 的有趣和厉害;又的确,这豆钉每年推陈出新,特别版、限量版、纪念版,由耶稣到猫王再到阿拉丁、再 由摄影师到日本武士到马来亚春色,造型与时并进,百变鬼马,何以不爱?但言语之间,更多的感受来自Riki,大概久经训练,她甚至记得每一只Playmobil的配件,其一衫一裤是否齐备,都了如指掌,箇中认真实叫人不能小觑。会储到什幺时候?始终它们不过是玩具。「没有想太多,只要屋企有地方就会继续储,它们 样子傻更更,光望着就好开心,哪捨得!」其实,偶像无形,关乎的是感情的投放,是人是物,又有何干?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周游二三事

大概很多人知道Playmobil这玩意是真正「豆钉」,然而在 Riki 的相片看来,景物比例却与真人差无几,她说当中费了好一番功夫。「它的大小尺寸实在是个问题,为了配合实景营造想要的景深,很多时要将它放到较高位置,用椅背、水樽、背包等垫高,有时身处极地,唯有就地取材,石头啊、栏杆啊都得用,尽量做到不用裁剪就好,而且动作要够快,因为都是工作以外自己的兴趣,不能耽太久。」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Riki 作品)

那过程和拍摄模式又如何?

「每次也会先观察环境,最好挑个光源够的位置,因为要将这幺小的东西放到大环境裏, 光圈都需要调到最细(近 f /22),才能见全景,够光,快门就可调快一点,ISO 也不用去到最高的1600,相片质素会相对较好。」看 Riki所拍摄的玩偶相片,像在看小型旅游稿,我好奇每一豆钉竟能恰如其分地与不同地域的风情相映成趣,断估不是出自 Playmobil的环游世界系列吧?「其实是我将他们拆解再自行装嵌。」所以每个角色也是独一无二,出现在玻利维亚的会继续穿着传统泡泡民族裙、出现在雪地上的也变成了白 色……这是 Riki 的创作,独家的,任谁都装不来。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旅行的意义

快乐垂手可得,在乎你是否懂得享受当中乐趣。问 Riki 何以保持对玩偶摄影的热情,她就二话不说:「兴趣嘛!而且大家看我拍的 Playmobil 都看得高兴, 就当是小小一份功课,在每趟旅程让朋友笑一笑也不错。」当然,专注拍摄是好,但过度会沉溺,尤其走在旅途上,真义在于体验,偏颇一方无疑会顾此失彼,失却旅行的意义。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有没有觉得自己太过沉迷?「有一阵子,我的确沉迷了,相片都盖过了风景,我甚至可以不理途人目光,自顾自地找角度度位。」然后,Riki提及她一次在 Resort 的经历,在水池中泡了超过一小时直至身体感虚脱,为的不过是「拍偶像」,却可幸因此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及后将心态重新调节,提醒自己拍摄 的初衷是纪录、是兴趣,不应是阻碍我享受旅行乐的东西,要接受并非所有旅程都『有嘢影到』,今次不行就留待下次,这点很重要。」否则,就过火了。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Riki 作品)

她和它们的事情 — 专访旅游记者 Riki - Fillen

PROFILE
Riki
(香港,狮子座)
职业 : 旅游记者
开始使用单反时间 : 2007年
摄影以外的兴趣 :
看电影、听音乐、旅游、储玩具

相机 :
CANON 500D
CANON S100
LOMO LC﹣A+
Diana Mini
镜头 :
18﹣55mm f/3.5-4.5
20mm f/2.8
个人网页

文 : 陈心 (chansam.chansam@gmail.com)
採访/图 : 乐儿Jenny w/Olympus OM-D
特别鸣谢 : Olympus 提供器材拍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